通南巴写生采风记行
来源:   点击数:360   日期::2007-11-23


作者罗巨白

 

丁亥秋日遊广元皇泽寺

嘉陵江水远斜阳,百里风烟染叶黄。皇泽寺中千载记,大周文史自留香。

宿米仓山下

寒冷风浸入被窝,人声渐歇夜如何?朝来一睹山林面,簌簌落红黄在坡。

三字令  宿米仓山

   秋日晚,夜来寒,足衣单。灯火暗,把心安。梦中时,推素枕,小床宽。   

人自在,步跚跚,雪消残。红叶落,路人欢。说期迟,朝阳暖,米仓山。

米仓山下植物园内血皮槭霜打晨起日出红叶纷纷下落有感

屋内灯昏夜入阑,天时霜冻感衣寒。园中一棵血皮槭,日照枝头叶落残。

米仓山下黑熊沟

霜后红黄带浅深,山头日色上寒岑。谷幽无语秋林远,只有水声鞋下吟。

眼前霜打染枫黄,木板石梯铺日光。行到秋林溪水处,往来人在索桥狂。

斜阳洽照黑熊沟,远近红黄报晚秋。溪水板桥相对望,何人五色染高头。

一夜风寒气未消,红叶枝头山更娇。男女比肩林木静,牵手人儿在换袍。

南江香炉山

残雪香炉半未消,峰巅千级可登高。无端回首山苍远,红叶萧萧妩媚娇。

眼前残雪随车去,山顶香炉扑面来。脚下蓝天红叶远,千峰万壑列成排。

   

天坑由几个半圆形山组成高空一看状若大坑

一座天坑百丈深,四时林木绿成金。焦家河水穿流过,飞鸟无能上古岑。

韩溪河

山林依旧越千年,韩信相传史册鲜。自古英雄多有恨,一溪清水也潺潺。

闻道山间红叶少,斜阳泥路故人稀。韩溪河水天然地,千古佳传到今疑。

燕子崖

人行山路转,不怪调头车。细语因何事,前头燕子崖。

两座无缘燕子崖,峰峦树石不知斜。人人都说风光好,未睹容颜不乱夸。

中峰溶洞

  通江诺水河边溶洞成群,无力一一游玩,今选洞长七公里的中峰溶洞游

荡漾阴河一小船,人工栈道两相连。洞中欢快寻常事,引我灯光永在前。

 

诺水河崖边人家

悬崖成屋顶,老树自婆娑。过路人相问,门前诺水河。

诺水河清不染尘,星辰日月永为邻。看人缓缓门前过,朝  通江夜入秦。

诺水河棒锤峰

高高千棵树,矮矮棒锤峰。不怕风风雨,红黄籁籁空。

通江玉女峰

玉环飞燕汉唐骄,洗眼山林慰寂寥。解带宽衣识大体,动人情在楚宫腰。

诺水河养生潭

金秋初到养生潭,诺水河流到此弯。不信今朝风景好,无言老树觉轻寒。

秋夜雨  诺水河养生潭

深潭静静闻风悦,微阳冉冉亲切。几家邻里地,水淡山浓青树隔。   

白云天远归途近,无尘道,车声午歇。好景何时有,入夜后,崖边一月。

阴灵山下

阴灵山下古民村,新新旧旧半封尘。千寻古柏穿云表,肯与苍生作里邻。

巴中笔会成诗

  冯广宏先生作画并诗

南江初雪薛应殊,出有车船食有鱼。仁义买回千载事,广翁旨意圣贤书。

  冯修齐先生画并诗

北京同赴是前缘,一别匆匆二十年。能说世间天地小,丹青牵手在楹联。

  巴州区政府与四川省文史馆联谊会

通江归后远风寒,冷暖人情多少餐。红叶溪流山水静,板桥泥路树林欢。

黑熊沟里迎斜日,诺水河边写碧滩。笔墨巴州联手会,塗成满挂互相看。

仪陇朱德纪念馆门前雕像

四周环抱树葱茏,烟气浮沉晓雾空。天色峰峦秋日照,庄严挥手万山中。

为朱德纪念馆解说员话

举止轻盈似阵风,吐辞清晰胜晚钟。桌边人不糊塗句,万事和谐宽与松。

通南巴地区写生归时

来时心境好,分散各归家。千户红灯里,银屏挂彩霞。

南充归蓉错上未通车道

乱了归心高速路,冤哉十里众人阿。汽车轮子千千转,好似前波逐后波。

归蓉后看写生册有作

华灯已上远巴中,乘兴归来气势雄。一本写生山水稿,奇峰老树对苍穹。

看写生稿后再作

一事无成创作少,赤橙黄绿写生多。风光妩媚人人爱,更添红叶满山坡。

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